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市場資訊 >> 行業新聞

梵高早期素描被指張冠李戴 華盛頓藏品受質疑

中華古玩網 http://www.94686987.buzz 發布時間:2020-11-10 來源:澎湃新聞

 文/Martin Bailey

  兩幅華盛頓國家美術館收藏的被認為是梵高早期素描的作品很可能是“贗品”。

  澎湃新聞獲悉,在耶魯大學出版社明年1月即將出版的一本新書中,作者伊夫·瓦索(Yves Vasseur)認為,這兩幅梵高早期素描上的簽名與后來的梵高繪畫不符,且素描的完成度比他的其他素描要高。雖然這一判斷本身暫無定論,但是它引出了關于作品真實性的嚴肅問題:這些素描是否出自梵高之手,將影響到人們如何看待梵高在藝術上的變化發展。

  這兩幅描繪房屋的素描于1958年在比利時博里納日蒙斯庫斯梅斯的一處閣樓中被發現,梵高曾在那里為礦工們擔任牧師。畫作在拍賣場上售出,之后被捐贈給華盛頓國家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of Art in Washington, DC)。

  被鑒定為梵高早期素描的作品,華盛頓國家博物館收藏

  伊夫·瓦索的著作《文森特·梵高:身份問題》(Vincent van Gogh: Matters of Identity)將于明年1月由耶魯大學出版社出版。2015年,蒙斯被評為當年的歐洲文化之都,瓦索曾充當負責人,推動展覽“梵高在博里納日:藝術家的誕生”(Van Gogh in the Borinage: the Birth of an Artist)在該城市的舉行。瓦索有關于梵高的發現的過往記錄,他在兩年前發現,一幅被認為是梵高的照片其實拍的是他的弟弟提奧。

  被鑒定為梵高素描的作品,華盛頓國家博物館

  被誤認為是梵高肖像的提奧照片

  這場2015年在比利時蒙斯舉辦的展覽關注梵高成為藝術家的決定,其中,兩幅借展自華盛頓的素描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1880年9月,時年27歲的梵高寫信給提奧:“我將拾起我的鉛筆……我要重新回到素描上,從那時起,一切在我眼中都變了,現在我正在路上!

  在蒙斯的展覽之后,瓦索著手研究這些素描,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它們的原版。素描于1958年時在塞繆爾·德爾紹(Samuel Delsaut)位于庫斯梅斯家中的閣樓中被發現。

  德爾紹在1958年時自稱是Charles Decrucq的孫子,后者在1880年7月到10月間曾是梵高的房東。兩幅描繪簡陋房屋的素描與Decrucq家族的房子非常相像,根據假設,梵高可能這兩幅畫給了Decrucq作為租金。

  正是在Decrucq家居住時,梵高做出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決定——“拾起”他的鉛筆。當時他正一貧如洗,和房東的孩子們分享一間陋室:“房間是那么的小,有兩張床,孩子們的和我的!

  當德爾紹注意到,閣樓中發現的那兩幅繪畫上都署了“VG”的時候,他的“心臟跳了一拍”。他隨即聯系了提奧的兒子,文森特·威廉·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后者將其鑒定為梵高真作并公布。瓦索的調查表明,這項鑒定只經過了草率的研究,而且主要是基于畫作在Decrucq家發現的事實。

  德爾紹和他的兒子決定售出這些素描。經歷了如此漫長的時間,我們已無從得知兩大拍賣行對此進行了怎樣的檢查。蘇富比判定它們并非真作,但佳士得愿意繼續進行拍賣。最終,1970年,兩幅畫在佳士得以每幅4200英鎊的價格售出。

  這兩幅素描由石油大亨、藏家與藝術品交易商阿曼德·哈默(Armand Hammer)購得。1990年,在他去世前,他將其捐贈給了華盛頓國家美術館。

  如今,瓦索正在用全新的眼光看待這些畫作,縮寫的“VG”讓他感到驚訝,因梵高在后來的簽名中一直署的是“文森特”。在風格上,相較于其他的博里納日素描,如《雪中的礦工》(Miners in the Snow),這兩幅素描看起來技巧性更高。瓦索還驚訝地發現,德爾紹在1958年時自稱是梵高房東的孫子,而事實上他是侄孫。與此同時,他發現了一幅描繪Decrucq之家的的畫作照片,署名是埃利·德爾紹(Elie Delsaut),塞繆爾·德爾紹的叔叔。這幅畫與華盛頓的那兩幅風格接近。

  《雪中的礦工》 1880

  署名是埃利·德爾紹的素描

  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館被一直被認為是梵高作品的重要鑒定方,但是他們通常不會就其他館藏中的作品發表評論。然而,博物館的收藏與研究部主任Marije Vellekoop為瓦索的新書撰寫了前言,聲稱“我完全認可”他的研究,因為他“沒有將流傳下來的‘事實’視為理所當然!

  梵高故居(原Decrucq之家)© Ville de Maison / Maison Van Gogh Cuesmes

  梵高博物館前收藏部主任、2015年蒙斯展覽策展人司吉拉·凡·霍格頓(Sjraar van Heugten)對于華盛頓國家美術館的這兩幅素描持開放態度。但是在瓦索一書的引言中,他寫道,作者的發現“圍繞作品的真實性,提出了嚴肅的問題與值得商榷的理由”。

  目前,華盛頓國家美術館的發言人暫時無法做出實質性的評論。受到疫情影響,美術館的策展人與管理員需要等待,直到他們能夠“進行各自與集中的研究”。

  華盛頓的這一案例顯示出排除張冠李戴的重要性。一直以來,藝術史學家都將這兩幅素描視為梵高到1880年為止的某種藝術才華的證據。但是,如果它們并非出自梵高之手,那么,其他的那些粗獷的博里納日素描將表明,梵高的藝術發展會和我們以為的有很大出入。驚人的是,就在完成博里納日素描后的十年之內,梵高開始使用色彩來創作那些富有表現力的油畫。梵高獲得進展的速度比我們所想的還要快。

 。ū疚木幾g自《The Art Newspaper》) 

相關文章
 正在加載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添加表情
用戶名: 密碼:  
[回復提交前請先查看注意事項]
服務熱線:4006-237-688  E-mail:webmaster@gucn.com  點擊這里與本網交易管理員聯系
Copyright © 2008-2013 gucn.com 版權所有
滬B2-20130089   
本網法律顧問
310100103437
頁面執行時間:0.398秒
2020/12/4 17:57:16

湖南闲來麻将 平特一肖生肖图片 福彩3d规律破解 哈灵浙江麻将下载 麻将多少钱一副 69棋牌游戏平台 群英会走势图 重庆快乐10分开奖-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五中三个号 大众麻将基本番型 波克棋牌手机怎么注册新账号啊? 云南快乐10前三组遗漏 幸运农场水果开奖 吉林快3专家预测 中原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澳门百家乐论坛 内蒙古快3预测推荐50期